編者按又到年終,又是回望的節點。即將逝去的一年,對四川三大球而言,警報聲聲,危機四伏,悲情遠多於豪情:在CBA征戰的四川男籃,輸多贏少,炒了主帥換了外援,依舊難見起色;四川職業足球最後的獨苗成都天誠滑落到乙級,是否能扛旗前行,成了謎題;排球男女兩線儘管還身居國內最頂級聯賽,可早已沒有昔日的聲望和霸氣,如何才能不掉隊竟成最高追求。
  四川三大球在職業化的道路上走得如此艱難原因何在?本報記者多方打探,力求通過《四川三大球探營》系列報道,勾勒出這些曾給川人帶來無限榮譽和自豪的球隊,是否還有豪氣衝天的未來?!
  □本報記者 周承斌
  四川女排因人才資源乾涸,已陷入危機之中。12月14日下午,在接受本報記者專訪時,主管三大球(足球、籃球、排球)的四川省運動技術學院副院長周建安,不無憂慮地表示:四川女排正陷入保級戰,我們在為女排能否保級擔心的同時,更為這一項目的發展前景擔憂。
  成績 有外援也難嘗勝果
  四川男女排球目前都處於一個歷史的低谷時期。男排情況稍好,提前2輪進入聯賽前八,可女排則在苦苦掙扎,13日在聯賽第二階段才取得首勝,由於深層危機畢露,她們的前景籠罩在一片陰影之中。
  全國排球聯賽分為兩個階段,在第一階段,四川女排請來兩大外援坐鎮,但最終一場未勝,10戰10敗也是歷史最差成績,第二階段是保級戰。儘管四川女排在首戰以3∶1擊敗廣東,但周建安說:“他們比我們還不如,此戰之勝利,無法從根本上改變四川女排的窘況。”現在,四川排球需要考慮的已不僅是本賽季女排的成績問題,而是“今後該怎麼辦?”
  由於諸多困難,國內已有多個地方排球隊解散,四川女排將何去何從?是否會沿著四川男足的軌跡,逐漸退出國內頂尖職業賽的舞臺成了四川排球人的焦慮。
  尷尬 竟然無人競聘主帥
  四川女排有著光輝歷史,誕生過張蓉芳、朱玲、梁艷等國字號名將,也許是在明年或後年,這支曾光芒四射的球隊就將退出國內頂尖職業聯賽,絕非杞人憂天。
  周建安說,由於人才來源乾涸,職業聯賽的魅力降低,好苗子越來越難選,排球的路必將越走越窄。他的憂慮不是空穴來風。
  2013年,當男排一隊、二隊主帥,女排二隊主帥分別敲定後,四川女排一隊主帥競聘時,竟然無人接招。原因是這支球隊正處於青黃不接的痛苦時代,全隊隊員僅8人,湊不齊中國排球聯賽所規定的不少於10人的參賽陣容。最終,是把青年隊主教練葉文強制徵調到了女排一隊任主帥。
  儘管解了一時之急,可翻看本賽季川女排名單,不難發現,球隊的20名隊員,其中,外援2名,另有5名隊員是去年底從青年隊徵調,有7人是今年從二線隊拔苗助長選拔的,餘下的6名隊員才是球隊去年的主力班子。
  是什麼原因導致了四川女排球隊後備人才大量空缺?對此問題,周建安坦陳,“現在的職業聯賽,已經不像當年我們打球時那樣火爆,魅力十足了,很多家長一聽我們邀請他娃娃來當職業隊員,一點商量餘地都沒有,立馬就拒絕了。”
  周建安說,今年省運會,發現幾個娃娃還不錯,15、16歲,身高就已1米8多,如果打排球應該很有潛力。可我們找到家長征求意見,家長們都說,“娃娃業餘時間打打球沒問題,以後嘛,還是希望她能去考名牌大學。”
  危機 才僅僅是個開始
  排球圈內曾有這樣的說法:“80年代看湖北,90年代看四川,2000年看上海。”但現在這一說法都成了過去式。周建安分析,“曾經全國有30多支高水平專業隊,而現在,這個數字是不到10支,縮水嚴重。”
  女排的環境惡化,絕不僅是四川。目前,包括上世紀80年代紅極一時的湖北隊,以及現在正苦苦掙扎的雲南隊,都是排球環境變化的受害者。據說,一旦在未來幾年內不出成績,雲南排球隊也將面臨解散。
  中國賽事運動,目前有兩個體系:以中學、大學為主的教育體系和以體育總局為主的職業賽事體系。
  遺憾的是,這兩大體系的賽事,並沒有形成良好的金字塔式,甚至還有一定的交流障礙。像四川,當一個地區的教育體系不能為最頂級的職業賽事提供人才來源和支撐時,人才資源的乾涸就成為一種必然。此外,由於排球職業賽事的運行和推廣,沒有跟上社會的步伐,聯賽體系魅力下降,職業運動員的“出口”和就業缺乏前景,更加重了人才流動的惡性循環。
  也許四川女排的遭遇,已超出了這個運動項目的範疇,中國教育體系和職業賽事體系相互間的阻礙不除,職業運動員沒有一個光明的未來,危機會始終隨影而行。
  (原標題:女排陷危機 四川排球拉響警報)
創作者介紹

黑檀傢俱

hb20hbmqo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